第28章 玩弄在鼓掌

更新時間:2019-01-11 本章字數:2075

祁中杰順著她指的方向望過去,果見幾個黑衣人還朝自己望了望,這才上車跟著公交車行走的路線離開,祁中杰頓時惱怒起來,“難怪惜涵什么都不敢說,原來真有盯梢的人!”

“先別管那么多了,我們跟著我姐,就能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不是黎墨派來盯梢的。”

景亦涵拉著祁中杰就往停車場跑,上了他的那輛黑色越野,“你不是覺得我姐的話很可疑,我的話也不能信嗎?那咱們從現在開始跟蹤,就能知道真相。”

那些疑似盯梢的人徹底激怒了祁中杰,想也沒想的點了頭,發動車子就跟在那些黑衣人的車子后面,若真是黎墨的人,那惜涵無異于被黎墨囚禁的公主,他必須得救她出火坑。

那些黑衣人確實是奉了黎墨的命令,暗中跟著景惜涵保護她,順帶看看她每天都做了什么,向黎墨匯報,現在被景亦涵逮住機會說他故意派人盯梢,恐怕黎墨自己也沒想到。

景惜涵上了公交車就向阮清打電話,阮清正窩在家里畫畫,接到她的電話隨意收拾了下,便就拎著包出了門,天塌下來可以不管,但好閨蜜的約,可不能不赴。

景惜涵坐公交車到了豐城大學門口,就見阮清站在樹蔭下朝自己招手,背著單肩包,笑容明媚的模樣,很有還在讀大學時的感覺。

看景惜涵從車上下來,阮清笑容滿面的迎上去,“怎么想起來約在這里見面?”

如水的眸里漾起絲苦笑,“我今天被祁中杰和景亦涵煩的不行,就想來這里走走,想想當年讀大學時,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,怎么就會那么傻呢?”

“大概想和他們好好相處吧?”阮清調侃了句,“你都說不和他們來往了,怎么還煩你?”

“昨天景夫人打電話叫我今天中午務必去春風景家,我想看她又搞什么名堂,誰知道她會故意設局喊祁中杰與我見面?你可沒看見景亦涵故作歡喜的樣,真不知道她是懷著什么心情把祁中杰往我身邊推的?”

兩人漫步在校外的林蔭道上,景惜涵把事情說了遍,無奈又有些氣憤道:“你說她倆這樣做對景家有什么好處?景亦涵又能得什么好處?”

阮清嘖嘖兩聲,“也許你媽想讓你不要節操的把兩個男人都玩弄在股掌之間?”

“那她還真是高看我了,我可沒她那么大的本事。”

景惜涵沒好氣的說了句,拉著阮清坐在林蔭道旁的休息椅上,“我已經當面把話和祁中杰說清楚了,只愿他腦子能清醒些,別再攪和景家的事情,跟著瞎添亂。”

“這可說不好,”阮清搖搖頭,“祁中杰還是對你挺上心的,雖然愛你沒有愛祁氏那么深,但至少與別的女孩對比起來,他對你還是很好的。”

“他的好,我可承受不起。”或許在外人眼里祁中杰仍在固執的愛著她,可景惜涵自己明白那些所謂的愛的背后,不過是祁中杰對他自己的一個交待。

“行吧,你自己心里有數就好,以后多提防著景家母女,別再輕易赴她們的約。”

阮清想想還是叮囑了句,“景家就想通過你來得到黎氏和祁氏的幫助,靠著你的關系來壯大景家公司,你凡事多加小心,畢竟明槍易躲,這個暗賤可就難防。”

景惜涵點頭,如水的眸里有著憤怒,“這是我最后一次相信她們母女,既然她倆當著我的面都敢打著我的旗號誆騙祁中杰,以后也就別再指望我會相信她們的任何一個字。”

“早就不該相信她們母女倆了。”阮清同仇敵愾的說了句,拉著景惜涵往林蔭深處走,“走,我帶你去咱們以前最愛去的那家甜品店吃東西,別再想這些惱火的人了。”

提到那家小小的甜品店,景惜涵的臉色也緩和下來,笑著挽住阮清的手,“想當初咱們可是最愛去那里吃冰淇淋,她們家的甜品味道正,學校里好多人都愛去那里。”

“是啊,想想一轉眼咱們大學時代都已經結束了,無憂無慮的日子過得真快……”

阮清笑嘆了句,兩人手挽著手說說笑笑的走向遠處,等稍走遠了些,那些暗中保護的保鏢才開著車緩緩的跟在后面,而等他們動身,祁中杰便也緩緩的跟了上去。

被跟蹤的景惜涵毫無察覺,與阮清想到哪里便走到哪里,直到夜幕降臨時才意猶未盡的分開,約好下次再見,那些個保鏢一直將景惜涵送到黎公館外,才悄然隱走。

祁中杰遠遠的看著景惜涵進了黎公館,而那盯梢的車等了會兒也進了幽深的大門里,頓時就恨得一拳捶在了方向盤上面,“可惡!”

“中杰!”景亦涵心疼不已,心疼里面又夾雜著對景惜涵的恨,盯著黎公館的大門咬牙切齒的無聲咒罵了幾句,才回過頭來故作傷心的勸慰道:“姐姐她被黎墨派人跟蹤,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你傷害自己干什么?咱們當想辦法救我姐出來才是。”

“你放心,惜涵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,她被黎墨害得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,我說什么都要救她出來。”祁中杰咬了牙,難怪惜涵屢屢說出那些絕情的話,試想一個連出行自由都沒有的人,怎么敢跟自己說心里話?也真是難為她還想盡辦法的來見自己,自己還不理解她。

祁中杰說的慷慨憤怒,景亦涵聽得喜怒交加,暗自磨了牙,朝他溫柔道:“咱們現在也沒個辦法,不如去你家,好好商量下對策,怎么樣?”

“我先送你回家吧,你個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。”祁中杰想也沒想的就搖頭拒絕了她的提議,“惜涵的事情我回去后仔細琢磨,有消息就通知你。”

“那行,我姐要是傳了消息,我就告訴你。”景亦涵強壓下怒火,笑著同意了祁中杰的話,只是等車子駛離黎公館的時候,那眼里的恨意,卻怎么也壓下不去。

景惜涵,你明明已經是個被黎墨糟蹋了的殘花敗柳,為什么還要勾著祁中杰不放?

若是景惜涵能知道她心里的想法,說不得要嗤笑兩聲,那不都是她自己作的嗎?

(快捷鍵 <-)上一頁
下一頁(快捷鍵 ->)
魔法糖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