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含恨而亡

更新時間:2018-04-03 本章字數:1994

鴻軒三十二年春,猶冽的春風如刀,卷起了地面上薄薄的雪,在地上打了一個轉,蜿蜒而上。

“小姐,您都已經跪了一天一夜了,若是在跪下去,只怕您的身子……”

素喜小臉凍得蒼白似紙,弱小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,她緊緊的抓著顧連城的手,呵出了一口氣,暖和著顧連成的手。

顧連成面無血色,白色的狐皮大氅,積上了一層淺薄的白雪,兩鬢亦是如此,她神色堅毅,一動不動的跪在雪地里,任由著冷風灌進了她的領口、袖口。

她已經跪了一天一夜,身子早就已經凍僵了,“如果見不到王爺,爹爹只怕……”

顧連成哽咽著才把話說到了一半,面前倏然一道光亮耀在了她的身上。

“吱吖。”

房門徐徐打開,映入了顧連成眼簾的是一張絕美的容顏。

宋玉致身著一襲艷紅色的云錦華服,外裹著雪白的狐皮大氅,小巧的瓜子臉描繪著精致的妝容。

一雙鳳眼帶著三分嬌七分魅,瓊鼻下是一雙艷紅如血般的桃唇,她抬手扶了扶云髻之上的步搖的流蘇,唇畔噙著一抹揶揄的笑,舉步從端親王的書房之中走了出來。

“吱嘎。”

繡著鴛鴦鑲嵌著翠玉的繡鞋,踏在了皚皚白雪上,留下了一行腳印。

她蓮步微移,徑直地走到了顧連成的面前,眼中那三分嬌七分魅,變成了三分揶揄和七分陰鷙。

“呵!”宋玉致冷笑了一聲,朱唇微啟,揶揄道:“呦,姐姐,還在這兒跪著呢?”

“王爺呢?”顧連成面色刷的一下沉了下來,微瞇著雙眸,冷然道。

宋玉致闔了闔雙眸,朝著身后端親王的書房瞥了一眼,“你猜猜。”

“我要見王爺。”顧連成沉吟道。

“嘖嘖。”宋玉致抬起了瑩白的纖手,輕輕地擺了擺手指,“可王爺卻不想見你,如若不然,又怎么會讓我出來打發姐姐呢。”

顧連成抿了抿雙唇,嗓子眼里像是被人塞進了一塊火炭似的,火燒火燎的疼,“讓我見王爺一面,就看在這么多年來,我們姐妹之間的情……”

宋玉致說著,抬起了瑩白的纖手,反復地端詳著她漂亮的指甲,“說什么姐妹情,不過是你們眼中的罷了,在我看來卻不值一提,姑丈就要被斬首了,如果我是你的話,現在趕去刑場還來得及,哭一哭也算是為姑丈盡孝了。”

顧連成的心頭倏地一緊,她貝齒緊咬唇瓣,嘴巴里頭彌散了一股血腥的甘甜。

父親一生戎馬,老了老了,卻落得一個里通賣國的罪名,她苦苦在雪地里跪了一夜,只求夫君能夠出面美言,幫她爭取個時間,替父親查出真相。

可是……

顧連成抬眸,冷凝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望著宋玉致,“看在爹娘的養育之恩,玉致,我求你……”

“養育之恩?”宋玉致聞言,微微地蹙了蹙眉,哂笑著說:“皇上之所以沒有滿門抄斬,是我在王爺的面前說盡好話,也算是了去了姑母的養育之恩了。”

“玉致,你不能這般無情……”

“呵!無情?”宋玉致冷笑,雙眸驟然射出了兩道森然的寒光,“如果不是當年,姑丈將我父親逐出關外,他又怎么不得善終,我母親也不會因此而自盡,這一切都是你們顧家所為。”

她說著,逼近了顧連成,“你爹爹要被斬首,你就來這里苦苦哀求,那我爹呢?我娘呢?”

“舅父當年私吞軍餉,如果不是我爹的話,他當即就會被軍法處置。”顧練成心如刀絞,“如果不是舅母心存惡念,想要毒害我爹,也不會……”

“住口!”宋玉致倏地怒喝了一聲,“照你這么說,一切都是我宋家咎由自取了!”

她面如桃花,可心似蛇蝎,俯身湊到了顧連成的面前,冷然道:“我不妨告訴你,在你們顧家這么多年,我一直都在盤算著要何時才能夠報仇雪恨,姑丈書房里的那封信,是我臨摹的字跡,一切都是我算計了你們顧家!”

“你……”

顧連成聞言,身子猛地一晃,她險些跪不住,卻又沒有力氣站起來。

“呵呵。”宋玉致揚起了尖尖的下巴,冷然道:“我不妨再告訴你,就連你小產之后不得有孕,也是因為我在你脂粉里參入了麝香。”

“哦對了,我差點忘記了。”宋玉致微微蹙了一下眉,“你知道王爺為什么娶你嗎?”

顧連成雙唇顫抖,可卻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“是因為,王爺同樣恨你們顧家,昔日,王爺本能登上大寶,可就是因為你父親一意孤行,力保太子,才會斷了王爺的大業,王爺娶你,只是想要伺機報復罷了。”

說著,她抬眸看了看擦亮的天兒,笑著又道:“剛剛讓你去刑場,可你偏偏不去,這會子功夫,怕是已經來不及了,王爺稟明了圣上,天兒一亮,就處斬你爹。”

顧連成心頭猛地一凜,從心窩窩里蔓延一股劇痛,瞬間侵遍了周身。

她不想和宋玉致多費口舌,踉蹌地站了起來,轉身狂奔。

可還沒有跑幾步,雙腿瞬間無力,“噗咚”的一聲栽倒在地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顧連成猛地咳嗽了起來,須臾間,一口鮮血噴涌而出。

“嘖嘖嘖……”

宋玉致扭動著纖細的腰肢,徑直地走到了顧連成的身后,一腳擦在了她的背上,“你現在想要走,已經來不及了,王爺昨兒晌午在你的吃食里下了毒,這會子,應該是毒發了吧。”

“噗!”

顧連成抬手捂住了胸口,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。

昨天晌午,他送來了午膳,哄騙自己吃下去,顧連成還以為她擔心自己的身體,卻沒有想到一切都不過是一場騙局。

哈哈哈……

她想笑,嘴巴里卻發不出聲來。

北堂傲、宋玉致,今生是我蠢,是我笨,中了你們的詭計,若有來生,我定吃你們的肉喝你們的血,讓你們百倍償還……

(快捷鍵 <-)上一頁
下一頁(快捷鍵 ->)
魔法糖果